第四百二十七章:兄弟萧墙

   马掌柜在边城经营多年,也算是半个地头蛇了,所以他派出去的人手,很快就回来了。

  “怎么样,查出是为什么封城了吗?”经过了这一段时间,马掌柜此时,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,就好像刚才慌张的人并不是他一样。

  “掌柜的,已经查出来了,听城主府的人说,是因为熊族突然开始集结大军了,所以为了防御熊族的进攻,这才提前封的城。”马掌柜派出去的小厮也很麻利,三两句话,就已经把事情给说清楚了。

  “嗯,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大小姐,你看用不用趁着熊族的大军还没有到,我先和城主府通报一下您的身份,相信以您的身份,还是可以出城的。”马掌柜叫小厮出去之后,马上就向马小灵提议道,毕竟这大军围城的事情,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  “不用了马掌柜,你也先出去吧,在这种时候,我又怎么能临阵脱逃呢?”马小灵看了看陈凡,见他轻微的摇了摇头,这才拒绝了马掌柜的好意。

  “这,大小姐------。”马掌柜见她拒绝,还要在劝,但是见马小灵心意已决,也就不好再说什么。

  “爹,这熊族老实了这么多年,怎么会突然“闹腾”起来了啊?”陈道清见马掌柜出去了,这才有些激动的问道。

  他早就想要和熊族较量较量了,要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来边城历练了,看来这一次,可能真的是被他给赶上了。

  “现在的情况不明,还不好说,我们目前还是先静观其变吧。”陈凡可不认为,这些熊的大军,会是自己的对手,毕竟当修为到达一定地步的时候,光靠人多,已经无济于事了。

  “夫君,你看要不要叫小修派大军过来支援一下啊?毕竟我们和出马家族历来交好,如今又是马家的亲家,在这种时候,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啊?”

  任婷婷对于自己的夫君,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,所以她并不担心自己等人的安全,只不过见马小灵刚才一脸着急的摸样,觉得他们天道门此时,还是应该要伸出一些援手的,毕竟不敢怎么说,他们现在也算是自己人不是?

  果然,马小灵一听任婷婷的话,立马就把眼光看向了陈凡,毕竟这边城之中,还是有着一些她的“亲朋好友”的,她们自己虽然没有危险,但是其他人,可就说不定了,要是此时,天道门能够派出一些援军的话,那么局面可就不一样了。

  “嗯;也好,这熊族在我们这里也已经有些年头了,这一次,正好叫他们“回老家”。”

  其实陈凡的心里也很明白,虽然有自己在,这熊族肯定是赢不了的,但是这两军交战,伤亡还是免不了的,而且在搞清楚这熊族为什么会“突然发疯”之前,他还是不准备轻易出手的,所以他很快就同意了任婷婷的提议。

  是的在陈凡的心里,此时就是认为“熊族疯了”的,毕竟以他们一族之力,能够勉强在东北站稳脚跟就已经是不易了,要不是见他们还算是知道分寸,而且人族的修士,又确实是需要一些外敌,陈凡很可能都不会把他们留到现在。

  “熊超,你是不是疯了,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”此时熊族的议事大帐里,身为少族长的熊焰,正在等这个众多熊族高层的面,大声的呵斥熊超。

  “呵呵呵,我没疯,这都是你逼我的。怎么样,我的好大哥,你也没想到吧,既然你不同意我的计划,那么我就自己来,我如今不仅要攻破边城,我还要攻占整个东北,甚至是整个人族。”虽然熊超自己说他没疯,但是他此时的脸上,却是有着一脸的疯狂的。

  “熊超,我看你是在白日做梦。他刚来不知道人族的实力,难道你们也不知道吗?你们怎么也跟他一起疯。”

  在熊焰看来,此时的熊超,已经是“走火入魔,”不可救药的了,他竟然妄图以熊族一族之力,来对抗整个人族。

  所以他又把矛头,指向了其他熊族的高层,毕竟要是没有他们帮助的话,熊超也不可能开始集结熊族的大军的。

  “少族长,我们也不想的,可是我们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啊。”下边的几个小族长,此时也是一脸的苦涩,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,熊超这是在胡闹呢?

  “没有办法?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眼见他们不情愿的意思,熊焰忽然意识到,这里边可能是有着什么隐情的。

  “少族长,十三少主拿出了族长的“飞熊令牌,”所以我们也不能不听命行事。”早就是一肚子意见的熊津,此时终于道出了实情。

  “飞熊令牌”是熊族族长的令牌,见令如见族长,所以熊族的所有族人,都必须依令行事。

  “什么,飞熊令牌?熊超,你说,是不是你偷取的令牌。”熊焰此时,只能是寄希望于此,要不然的话,就是他也是无力回天的。

  “呵呵呵,我的好大哥,你就省省吧,飞熊令牌一直都是由族长贴身保管的,我又怎么能偷到呢?实话告诉你吧,我来之前,就已经听说你在这里是一手遮天的,所以我为了以防万一,专门向父亲求来了这枚令牌,没想到,还真被我给用上了。”

  此时见到熊焰吃瘪,熊超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,所以他很快就以“胜利者”的姿态,开始叙述自己的“先见之明。”

  熊焰一听完熊超的话,心里立马就是“一片的凄凉,”他可不是熊超这个草包,所以一听完熊超的叙述之后,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件事情后面的真意。

  虽然熊超话里话外的意思,都是他怎么怎么有先见之名,知道过来之后一定不会顺利,所以提前向族长求来的令牌。

  但是这飞熊令牌事关重大,身为一族之长,熊焰很明白,就是他的父亲再疼爱这个幼子,也不可能就这么给他的,所以说到底,这枚令牌本来的用途,就是用来针对他的。

  至于他父亲这么做的原因,无非就是熊超刚才所说的,因为他在这里一手遮天,甚至有些不把族长放在眼里的意思。

  权力的世界其实就是这样的,民间都常说“天家无父子,”很显然,熊族的这位老族长,此时觉得熊焰对他来说是个“威胁,”所以才会想要借着熊超的手,来收拾一下熊焰的。

  当然了,熊超如今所做的事情,肯定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的。只怕就是他本人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这个小儿子竟然会这么的大胆。

  要是此时叫他知道,自己这个小儿子,竟然会利用自己的令牌,集结熊族的大军和人族开战,也不知道,他会不会后悔死自己的这个决定。

  毕竟熊焰也是他的亲儿子,而且是他最看好的接班人,所以他在刚开始的时候,只是想要叫熊超以他的令牌,来牵制一下熊焰罢了。

 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,因为他们的宠爱,此时的熊超已经酿成了“萧墙之祸,”而且更悲剧的是,他还很可能正好撞到了陈凡的枪口上。

  “十三弟,身为你的大哥,我最后再提醒你一次,人族并不是你想想的那么脆弱,你这次的行动,很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。”此时有些“心灰意冷”的熊焰,也不再是那么的“气急败坏,”事到如今了,他好像是反而像是看开了一般。

  “哦;是吗?哼;我怎么得你是被人族给吓破了胆呢?”看着一脸“落寞”的熊焰,此时熊超的心里,就别提有多么的痛快了。

  从小自己就是天之骄子,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,但是族中的老人们,却总是叫自己向大哥学习,哼;自己今天就要证明,他才是熊族真正的“希望。”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