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:茅山上门

   在陈凡清剿那些从地府逃出来的妖魔鬼怪时,天道门的其他各位同门,也都没有闲着,他们在整个天道门的势力范围之内,又重新的给“梳理”了一遍。

  哪些在天道门势力范围内潜藏已久,或者是新出现并且已经为恶的妖魔,基本上都被他们给处理掉了,而且为此,他们还得到了不会少的“战利品。”

  除了自己“固有”的势力范围之外,这次整个湘西地区,也是在他们支援的战场范围之内的,一些“交好”的势力,也都对他们提出了“援助”的申请。

  而通过这一次的清理,天道门在整个湘西地区的修行界中,也算是真正的成为了霸主的级别。

  湘西地区有很多的势力也都知道,在这种天地巨变的情况之下,就自己的这点实力,是根本就不足以保证自己原来的地盘安全的,所以他们都很自觉的收缩了自己的“防线。”

  而这些他们主动让出来的地区,天道门自然也是不会客气的,虽然并没有派出人员建造天道观,但是陈凡还是利用巡阳司的衙门,对这些地区,实施了实际上的“占领。”

  而且天道门这一次显露出来的实力,也确实是震惊了不少的人,就连天师境界的高手,这次都已经出现了五六个人了,虽然后来三大门派也出现了金丹期的真人,但是有陈凡的战绩在,天道门的实力,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的。

  在这一点上,从有些好事的人叫嚷“第四大门派”来看,就可以得到一些佐证,而且天道门和茅山派的关系也是“众人皆知”的。

  没有人会认为,天道门既然已经独立了,就完全和茅山派没有关系了,修行界中甚至因为天道门的崛起,叫茅山派的风头,在这一段时间里,完全的压过了全真派和天师府,大有要一举问鼎之势。

  其实别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,难道茅山派和天道门自己还不知道吗?他们两派之间的关系也就那样了,因为当年灵脉和分派的事情,他们之间的关系,完全不能说是好。

  而这一种情况,在被那些“出关”的金丹真人们知道了以后,现在的茅山派的掌权之人,全部都受到了严厉的“训斥,”并且还责令他们,修补与天道门之间的关系。

  这些金丹真人,对于茅山的这些掌权人的行为,是很不理解的,也是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,如果天道门在分出以后,发展的不好的话,这样的行为还可以理解。

  可能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现在天道门的潜力,那是明摆着的,他们竟然还不主动的修复关系,难道他们是傻了吗?

  其实能成为一派之中,真正掌握权利的人,这些人会是傻子吗?

  不,他们只是“唯我独尊”习惯了罢了,除了其他的几个大派以外,其他的“小门派”根本就不被他们放在眼里。

  而在他们的眼里,天道门只不过是一个被他们“撵出去”的小门派罢了,他们不上杆子的来奉承自己,难道还要自己“屈尊降贵”的去找他们不成。

  得,现在事实就是,“无情的铁锤”从天而降,门中的真人们,已经下了命令,叫他们缓和与天道门之间的关系,这一下子,可是愁坏了他们了。

  平常的时候,都是别人来奉承他们的,这突然之间,要叫他们去奉承别人,他们反而“不会”了。

  而在这时候,才刚刚闭关,突破了天师境界的晨阳长老,就被人推到了前边,毕竟金阳一脉的人都是知道的,原来晨阳和陈凡的私交是不错的,所以这次的事情,就被大家强行的按在了晨阳的头上。

  原本正因为顺利突破境界而高兴着的晨阳,被突然而来的冷水给浇了一头,不错,原来他和陈凡的关系是不错的。

 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,陈凡现在是什么地位啊,而且原来他的人情,早就已经“卖给了”金阳一脉了,现在叫他一个天师境界的修士,去和一位金丹真人“谈判,”这怎么可能啊?

  虽然很不愿意,但是门派的命令已经下来了,晨阳也别无他法,他现在只能是期望,陈凡他们看在以往的交情上,可以多少给他留点面子了。

  当陈凡收到天道下院的传信之时,心里也是很诧异的,毕竟自从上一次文才结婚的时候,他们有些“不欢而散”以后,他和晨阳就一直没有再联系了,这次他突然的来访,还真就叫他有些很奇怪了。

  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,而且还好像还带了不少的“礼物”来,想来应该也不会是有什么“坏事”的,而且陈凡还惦记着以前的一点“情面,”所以陈凡也就去天道下院里见了他。

  什么,为什么不叫他来天莲山相见,笑话,现在天莲山,在经过这次的天地大变以后,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品的灵脉了,这可是放在哪里,都会叫人“眼红”的存在,他现在藏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叫“外人”进来呢。

  “晨阳长老突然来访,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啊?”陈凡在下院的大殿之中接见了晨阳。

  见到了陈凡的本人,晨阳一直悬着的心,总算是可以放下来了,虽然陈凡的态度和原来相比,显得没有那么的“亲热了,”但是他整个人看起来,还是很“和颜悦色”的。

  “哈哈哈,玄清真人,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,老朽这次是带着茅山的任务来的,因为一些误会,我们两家之间的关系,也有一些生疏了,这不,这件事情被门中的真人们知道了以后,那是大发雷霆啊,并且还责令门中的高层们,要缓和与贵门之间的关系,这不是,这个苦差事,就落到了我的头上。”晨阳在陈凡面前,也不说假话,直接就把事情的起因,给陈凡说了出来。

  晨阳的心里是很明白的,自己要是“说谎”的话,还是很有可能会被陈凡给看穿的,既然是这样,自己又何必冒着得罪陈凡的风险呢,还不如是实话实说的好。

  陈凡自己也没有想到,晨阳这次来,竟然是为了这种事情,自从上次金阳一脉的事情以后,天道门和茅山派就可以说是毫无来往了,茅山的这一举动,还真叫陈凡有些措手不及呢。

  按说就算是天道门已经自立门户了,但他们还是属于上清一脉的,茅山作为上清的祖挺,和他们天道门之间的关系,那是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的,但是自从他们分出来以后,茅山就对他们不闻不问的,再加上原来的“矛盾,”所以两派的之间关系,实在是算不上好。

  “哦,晨阳长老,那不知道茅山是个什么意思啊?”陈凡还是决定,先看看茅山是怎么决定的再说。

  “呵呵呵,玄清真人,天道门作为茅山的分支,自然是------。”看陈凡问道,晨阳还以为陈凡的态度有所松动了,所以刚要说出茅山的决定呢,没想到立马就被陈凡给打断了。

  “好了,晨阳,你要是在说什么天道门是茅山分支之类的事情,下边的话你就不要说了。哼,你们茅山真是好大的面子啊,我们天道门要说是上清的分支还是可以的,这茅山的分支,是从何而来啊?”虽然茅山也叫上清茅山派,但是这上清的分支和茅山的分支的意义,可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晨阳被陈凡的一番话和一丝无意之间放出的威压,给堵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,他所说的话,都是茅山上层的原话,可是现在看来,茅山在陈凡的眼中,好像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啊。

  “这------,玄清真人,我这也只是复述茅山高层的话而已,要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还是请您见谅啊。”晨阳赶紧向陈凡作出了说明,毕竟陈凡刚才无意中放出来的威压,还是很是惊人的。

  “好了,晨阳长老,既然是这样,我也不难为你了,我天道门的态度是很明确的,我们天道门作为上清的分支,和茅山派是天然的盟友,在有些事情上,自然也是可以守望相助的,但是“某些人”要是以为我们好欺负,把手伸的太长了,那也就别怪我翻脸了,你回去以后,就将我的话,原原本本的说给贵门的真人听,我还有事,就先失陪了。”陈凡也没有兴趣再听晨阳说下去了,他说完以后,就独自的离开了。

  等晨阳反应过来的时候,陈凡的身影早就已经不见了,晨阳看到这种场景,也是别无他法的,好在陈凡也已经明确的给出了天道门的态度,就是这样叫他回去,他也是可以交差了的。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