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:陈权醒来

   就在陈凡救治陈权的时候,五行大寨之中,龙家的主宅里突然传出了一阵闷响,正在和族中长老商议事情的木龙族长,忽然间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  “族长,您没事吧?”看到木龙突然吐血,正在和他议事的重龙长老关心的问道。

  苗人的姓名分为两种,一为原始的苗姓,一为后来的汉姓,因为书写和记录的原因,一般的苗民,现在使用的都是汉姓,而且他们的姓名的阅读方式,有些像西方人,都是名字在前,姓氏在后,就像是木龙,其实就是姓龙名木,为了大家阅读和理解的方便,下面还是会以我们的习惯来书写。

  “咦------,不知道是谁破了我的蛊术,好在我施展的只是一般的蛊虫,只是受了一点轻伤罢了。”龙木一脸好奇的说道。

  “啊;有人破了族长的蛊术,难道是常胜山那里出了问题?”龙家的另一位长老,龙河惊奇的问道。

  “不错,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,没想到啊,常胜山上还有些能人,竟然可以破了我的蛊术。”龙木身为施术者,对于破坏他蛊术的地方,自然也是有些感应的。

  “族长,那这件事情,要不要上报给寨子里啊?”看到有人破了龙木的蛊术,龙重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是啊,族长,我们龙家和常胜山的事情,寨子里面,可是不知道呢,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,我们龙家可是不太好交代的啊!”龙河也同意龙重的意见。

  “哼,你们急什么,难道他们常胜山还敢打上门来不成。”龙木原本就不同意常胜山搬迁过来,这次趁着一个小矛盾,他给陈权下了蛊,本来就是想要警告他们的,要是他们知道好歹,上门求救的话,他自然会提出条件,叫他们搬走的,哪想到,事情竟然会出了这样的变故。

  “族长,现在有人破了您的蛊术,虽然只是一般的蛊,但是竟然能解除蛊虫,那就说明对方也不是一般的人物,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小心的防范一下啊?”看龙木满不在乎的样子,龙重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  原本因为一件小事情,龙木就对常胜山的总把头施以蛊术,他本身就是不赞同的,常胜山搬过来以后,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的不便,所以这次龙木的作为,在他看来不免有些太冲动了。

  “嗯,也好,你们吩咐大家,最近几天都不要外出,小心点也是好的。哼,等过几天我养好了伤,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敢破了我的蛊术。”龙木显然还不打算就此打住,毕竟苗人的蛊毒就是这样的,要是给别人破了蛊,也就相当于和施术的人结了仇。

  龙重和龙河听了龙木的话,相视一看,两个人的眼中满是忧虑,但是他们也知道龙木的脾气,所以也都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龙木是五行大寨中最年轻的族长,现在也不过是三十几岁罢了,他自小就天资不凡,祖传的蛊术他是一学就会,而且进步神速,在龙家的老族长过世以后,他就成为了新的族长,在龙家可以说是一言九鼎,因为少年得志,所以难免有一些独断专行和睚眦必报的性格。

  就像这次和常胜山结仇的事情,一开始的时候,固然是常胜山的不对,但是人家总把头的态度还是很好的,不仅给他们赔礼道歉,还惩罚了那个犯了事的小头目,可以说是给足了他们的面子,就是这样,族长还不满意,非要杀了那个犯错的人,人家不肯,他就直接对人家的总把头下了蛊,这一下子,他们两家可以说是结了大仇了。两位长老的心里,都有一些不好的预感。

  龙重和龙河从族长的家里出来以后,就开始交流两个人的意见,“龙河,你说我们要不要偷偷的把这个事给上报啊?”

  “这------;哎,还是等等再说吧,要是我们两个私自上报的话,族长可能是会大发雷霆的。”想了想龙木的性格,龙河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可是如果我们不上报的话,要是常胜山真的杀上门来,只凭我们一家,恐怕是难以招架啊?”

  “这倒没什么,毕竟常胜山上都是些凡夫俗子,就是他们人再多,也不够我们杀得,我现在怕的是那个破了族长蛊虫的人。我有一种感觉,好像他才是这件事情的关键。”不得不说,他的预感还是很准的。

  “哦,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,只是解了族长下的一般蛊虫而已,只要是有一定造诣的蛊师都可以解除,你用得着这么担心吗?”

  “说不好,反正我的心里有些慌慌的,就好像是要出什么大事了一样。不行,我得去神庙拜见一下大祭司。”龙河的心里老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  “什么------!我说龙河,就为了这点事,你就要去打扰大祭司,你没有发烧吧,好了,你一定是想的太多了,自己有些疑神疑鬼罢了。”龙重听了他的话,马上就阻止了他。

  五行大寨里的神庙,是他们平时供奉祖神的地方,里边的大祭司,也可以说是祖神的侍者,是由他们五个家族轮流来担任的,主管着寨子里的一切祭祀的事务。

  这一任的大祭司,就是他们龙家的人,最少也得有一百多岁了,实力可以说是深不可测,他可以说是龙家所有人的老祖宗了,虽然他平日里不管事,但是只要是他说的话,在寨子里面还是很有影响力的,就是五位族长在做判断的时候,也会考虑一下他的影响。

  现在龙河为了他一个不靠谱的预感,就要去打扰他老人家,这不是扯淡吗。

  听了龙重的话,龙河也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,所以只能是压下了这个想法,等以后再想起来的时候,他就有些后悔不已了,要是当时他能够坚持一下的话,以后的事情,恐怕就不会再发生了。

  刚过了中午时分,在常胜山上的陈总把头就醒了过来,醒过来以后的陈权,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,就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,只是体内有着一股新生的力量,正在不断地涌出,每流到一个地方,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一些,这是陈凡的丹药在起着作用。

  要知道,苗疆的蛊虫是多种多样,但是要总结一下的话,大体也可以分为两个大类,一种称为外蛊,另一种称为内蛊,而且两种蛊虫它们杀人的方式,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蛊虫中的内蛊,主要表现在下蛊的方式上,不同的蛊虫在入了人体以后,会有三个不同的表现方式,也就是说,他们在开始破坏人体的时候,会有三种办法。

  第一种蛊虫,他们在进入了人体以后,就会开始快速的繁殖,因为繁殖的需要,它们就会吸收人体大量的能量,造成中蛊的人,开始出现体质的虚弱,要是不能及时解除的话,中蛊的人就会慢慢的虚弱死亡。而陈权中的,就是这一种蛊虫。

  第二种蛊虫,就更加的阴险了,他们入体后,会潜伏在人体的内脏之中,只要施术的人驱动,它们就会吞噬人体得内脏,给人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,要是得不到救治的话,中蛊的人,就会肠穿肚烂而死。

  而这第三种蛊虫,最为狠毒,这种蛊虫它们本身就带有一定的剧毒,只要是中了它们的人,很快就会出现中毒的反应,要是没有及时救治的话,中蛊的人很快就会死亡。

  而外蛊又是另外的一种体系了,它们更加像是一些妖兽,苗人御使它们,就和陈凡驯养的灵兽一样,它们可以从外边进行攻击,当然了,相对灵兽,外蛊的种类要少的多,但是一旦练成了,威力却要远大于内蛊。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