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:陈权中蛊

   陈凡的话音刚落,常胜山的一帮头目们就都激动了起来,“好啊,我就知道是他们搞的鬼,我现在就带上人马,去平了他们的五行大寨。”“对,我也一起去,敢暗算我们总把头,我非一把火烧了他们的山寨不可。”

  “好了,大家都先稍安勿躁,一切都要等到总把头醒了以后再说。”花山泽还是比较冷静的,所以赶忙安抚着大家。

  花山泽在常胜山上,还是有些声望的,而且这次,又是他不辞劳苦的去上清镇请来了玄清掌门,所以一众头目这才被他安抚了下来。

  “玄清掌门,不知道我们总把头中的这个蛊毒,您能解吗?”花山泽小心的问道,好像就怕从陈凡哪里,会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一样。

  “好了,你们都放心吧,陈总把头中的,只是一般的蛊毒罢了,我是可以治疗的,而且那些苗人,现在也不想要了陈总把头的命。”陈凡给他们解释了一下,也算是叫他们安心。

  听到陈凡可以解这种毒,众人的心,总算是放了下来。这几天总把头昏迷不醒,他们这些人就好像没了主心骨一样,一个个的都有些恍惚了。

  “玄清掌门,您说那些苗人现在还不想要了我们总把头的命,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花山泽很快就抓住了陈凡话中的重点。

  陈凡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花山泽,陈凡心想,这还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,陈权前些年能把常胜山发展的这么兴盛,恐怕他在其中,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。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,自己也可以考虑把他收入麾下。

  “按你们的说法,陈总把头已经昏迷了三天了,以前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,昨天晚上却开始发汗说胡话了,这说明,那些苗人是想慢慢的跟你们玩,他们想给你们造成心理的压力,也就是说,他们想叫你们害怕,最好是能够叫你们去求他们,以此来达到一些他们自己的目的。”陈凡给他们解释了一下。

  “我去,这帮苗人这么阴险啊。”“就是,只不过是一个小矛盾罢了,他们就下这么狠得手。”“这也太阴险了吧,还和我们玩起了心理战呢。”听了陈凡的解释,大家的反应都不太好。

  “玄清掌门,那您只见,他们会有什么目的呢?难道是想要那位兄弟的命?”听了陈凡的分析,花山泽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“恐怕还不止呢,要是为了那个兄弟的命,直接对他下蛊就好了,为什么把蛊下在陈总把头的身上啊?我总觉得这件事情里透着古怪,现在还是先把陈总把头救醒吧,其他的事情,等以后再说。”陈凡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对对对,还是先救总把头要紧。”听了陈凡的话,众人又把注意力,放回到了陈权的身上。

  “好了,你们都散开些,一会不管看见了什么,全部都要保持安静,知道了吗?”陈凡在治疗之前,嘱咐着在场的众人。

  其实陈凡完全是可以将他们赶出去的,但是为了叫他们知道蛊虫的厉害,陈凡还是叫他们留在了现场。

  “玄清掌门请放心,我们保证一点声音也不会发出来的。”大家都和陈凡保证道。

  陈凡得到了大家的保证,这才开始给陈权治疗了起来,陈凡从空间之中,取出了自己的金针,也不淬火,而是直接灌入自己的法力,他叫别人把陈权的衣服全都给脱掉,就开始在陈权的身上下针了。

  随着陈权的身上,开始扎满了一根根的金针,就见到在他的皮肤表面之下,开始出现了一些小包,而且这些小包,还在随着金针的布置,不停的移动着,只不过因为金针的作用,他们的移动方向,是被陈凡所控制的,很快,这些小包,就全部转移到了陈权的右手之上。

  在陈凡行针的时候,陈权也好像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样,身体在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阵的颤抖。而且还牙关紧咬,面部的表情也很抽搐,要不是有金针的控制,恐怕早已经乱动起来了。

  因为这些小包越聚越多,所以很快,陈权的右手就比原来大了一圈,而且整条手臂的皮肤,也被撑得很薄很薄,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,那些一个个的小包,都是一个个的小虫子,那成千上万的小虫子,在陈权的手臂里来回流动,看的在场的众人,都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,要不是陈凡一再强调,在他治疗的时候,不可以发出声音来,恐怕现场也不会这么的安静了。

  其实在陈权刚开始抽搐的时候,有些人因为担心,就想要发出声音了,但是还没等他们出声呢,就被旁边的人给制止了,他们知道,陈权的治疗,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,这个时候,要是打扰到了陈凡,那可能会害了自己的总把头,所以大家把一肚子的话,都憋在了心里。一个个的都憋得是满脸通红。

  终于,过了大约有一柱香的时间,陈权的身上,已经不再有新的蛊虫出现了,陈凡为了以防万一,还用自己的神识,仔细的给他检查了一下,在确定已经没有遗漏之后,陈凡又从自己的空间中,拿出了一个钵盂,放在了陈权的右手边。

  陈凡空间中的东西,又怎么可能普通的呢,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钵盂,其实也是一件中品的储物法器,里边的空间,差不多和储物袋一样大,这是他游历时,在佛国获得的众多收获之一,但是因为它是佛家的法器,而且陈凡又有着空间和吞天葫芦的存在,所以一直以来,它都闲置在陈凡的空间之中。

  这次陈凡将它取出来,就是为了用它收取陈权身上的蛊虫的,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蛊虫,所以他想将他们保留下来,用来做一些研究。

  将钵盂放好了以后,陈凡将法力运于指尖,在陈权的手心上一划,在他手臂里的蛊虫,就全都顺着这个伤口涌了出来,陈凡早已经就将法力输入了钵盂之中,所以流出陈权体外的蛊虫,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,就全部被收进了钵盂之中。

  过了好一会,陈权的手臂已经恢复了原样,陈凡又在上边扎了几针,将还残余在他手臂中的蛊虫,全部都给逼了出来,最后再检查了一遍,确定没有残留了以后,他才给陈权服下了一颗回元丹,并且止住了他手心上的伤口。

  等陈凡将钵盂收进空间之后,才开始收回陈权身上的金针,花山泽才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玄清掌门,我们总把头怎么样了?”

  “呵呵呵,防心吧,所有的蛊虫都已经取出来了,我已经给他服下了丹药,他只要休息一下,很快就会醒过来的。”看来陈凡对于自己第一次蛊虫的治疗,还是很满意的,所以说话的时候都是笑呵呵的。

  “真的,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花山泽和憋了半天的一众头目们,全部都高兴地叫了出来。

  陈凡看着眼前的这些人,心里觉得,他们都是一些真性情的人,虽然因为各种的原因,他们走错了路,但是就看他们对兄弟的这份感情,陈凡也觉得,自己应该要为他们做些什么了。

  “好了,既然总把头已经没事了,大家就都出去吧,有什么事情,等总把头醒了以后再说。”等大家都释放了这几天的郁闷以后,花山泽就开始赶人了。

  众人也知道,自己的总把头“大病初愈”是需要好好休息的,所以一个个都很自觉的走了,陈凡也在花山泽的安排下,住进了一间上好的客房之中。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