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0章 否则,天玄仙宗,除名仙界!【第二更求月票】

   误会?

  天玄仙宗下。

  陆长生戴着一张面具,遮盖了绝世的容貌,他发丝清扬,每一缕都弥漫着神光,看起来就极其不凡。

  踢了踢脚下的玉简,玉简上也映照着‘公道’二字,看起来十分刺目。

  “这!.......”

  天玄掌教愣了一下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这公道二字,的的确确有一些刺眼啊。

  “敢问尊上,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,在下无论如何,都会给阁下一个交代。”

  天玄掌教开口,他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他心中明白,很显然天玄仙宗肯定得罪了人,不然的话,人家也不可能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  只是他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。

  “是不是误会,问你自己人!”

  陆长生已经不愿意做解释了,他只是静静地站在这里,雾霭弥漫在天玄仙宗当中,绝世杀阵虽然被压制了一些,但他完全可以再次调动。

  他在下界的时候,就已经是阵天师了,如今飞升到了仙界,阵法造诣更是有质的蜕变。

  所谓一法通,万法通,境界提升到金仙境,自然而然,很多东西都会蜕变,再加上在天渊神山,陆长生也稍稍地记下了天渊神山的大阵纹路,所以才能布置出来。

  陆长生敢大闹天玄仙宗,倒还真不是愣头青,即便是不开挂,他也能让天玄仙宗吃个大亏。

  当然若是仙王出现的话,就有一些棘手,不过若是仙王敢出现,他也不介意让对方知道,什么叫做挂哔。

  “请尊上稍等!”

  天玄掌教深吸了一口气,紧接着他看向身后十人,他们的肉身已经被绞碎,只剩下元神还在。

  不过身为仙君,若是元神在的话,还能活着。

  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

  天玄掌教目光冰冷无比地质问道,心中有滔天大怒,但也不能在这里发泄出来。

  “回掌教,我等也不知道什么事情,只知晓这位尊上的一位故人,被我们.......扣押在天雷崖上!”

  阴阳道人的元神说话都有一些结巴,他现在极其懊悔,一百零八峰,这么多长老不出来,就自己跑出来作死,这还真是糟心啊。

  “什么?被扣押在天雷崖?”

  天玄掌教脸色陡然大变,天雷崖是什么地方,他不是不清楚,那里关押都是一些罪犯,饱受雷击之苦。

  这下子天玄掌教觉得事态严重了。

  “是谁?”

  天玄掌教沉声问道。

  “掌教,是长青大人扣押的。”

  那金仙长老缓过神来了,他艰难无比地开口,这般说道。

  “长青?”

  天玄掌教脸色又微微一变了,似乎有一些难为情,但很快他深吸一口气,面容冷冽无比道。

  “长青!给我滚出来!”

  声音响起,如天雷一般。

  很快,一道人影出现在天玄掌教面前。

  这是一个青年,丰神俊朗,气运雄厚,头戴白玉冠,看起来十分不俗。

  “长青,拜见掌教!”

  长青出现,他神色很平静,直接向掌教一拜。

  “把事情的来龙去脉,给我说清楚。”

  天玄掌教阴沉着一张脸,看向对方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让对方将来龙去脉给说清楚。

  “掌教!我.......”长青略微沉默,而后缓缓开口,想要解释,然而天玄掌教冷冷一哼,仙尊气息直接弥漫,镇压在长青身上。

  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说出来龙去脉,否则,即便是你爷爷,也救不了你!”

  天玄掌教开口,他知道这个长青肯定会解释几句,但他不希望听到这种解释。

  人家都已经打上门来了,你还各种解释有何意义?

  “是!”长青深吸一口气,随后开口道:“几十年前,我亲弟在外历练,偶然之间,看到一株仙药,但却被别人提前摘走,或许他有一些鲁莽,上前动手,但技不如人,被打成重伤,此事我第一时间教训了他。”

  “但掌教应该明白,我只有一个弟弟,所以可能我也有一些鲁莽,直接出手,将打伤我弟弟之人震碎仙脉,废掉修为,但本来事情已经到此为止,谁知这人好友出手再次袭击我弟,最终被我镇压,废掉修为,.......扣押在天雷崖中了。”

  长青开口,这番话还真是避重就轻,别人就是图谋不轨,轮到他弟弟,就是有些鲁莽,不太理智,我也教训了,还真是......会说话啊。

  “荒谬!”

  然而下一刻,天玄掌教大吼一声,声如天雷,在长青耳边炸响。

  “你到现在,还在这里避重就轻,你弟弟是何人,我难道不知道?仗着你的身份,仗着你家族的身份,到处为非作歹,且心胸狭窄,你还不快快让你弟滚过来。”

  天玄掌教怒吼,他活了几十万年,听到长青避重就轻这样说一番话,他就差不多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。

  除了心凉以外,天玄掌教已经没有任何心情了。

  如果这件事情,的确存在误会,那一切好说,大不了吃点亏没什么,可现在整件事情已经很清晰了。

  长青弟弟肯定做了点仗势欺人的事情,但长青也绝对知情,只是知晓对方背景身份,所以就为他弟弟出头,这用脚指头都能想到。

  深吸一口气,天玄掌教回过头来,看向陆长生。

  “请尊上放心,此事,一定会给您一个完美交代。”

  他说完这话,再次回过头,看向长青道:“你还不赶紧把你弟弟喊来,让他滚过来。”

  “是!”长青也知道,自己弟弟惹下了大麻烦,但事到如今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了。

  不多时,一个少年出现,看起来有一些清秀,此时此刻,满脸慌张地出现在这里。

  他一直都在天玄仙宗,所发生的的事情,他都看在眼里,尤其是长青出现以后,他就觉得,自己可能惹麻烦了。

  “长空!你最好如实交代,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。”

  天玄掌教开口,他注视着长空,神色更加冷漠。

  “回.......回......回掌教,我!我!我!”

  长空想要辩解,但在天玄掌教面前,他不敢继续撒谎啊。

  “我一时鬼迷心窍,掌教,求你原谅我啊,掌教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!再也不敢了!”

  长空没有任何解释,都这个时候了,解释有什么用?

  自己做了什么事情,随随便便一查就能知道。

  “你!简直是无法无天啊!”

  天玄掌教怒吼一声,随后抬起手来,一巴掌打在长空身上,当场便将长空的修为废掉,没有任何一点犹豫。

  “长青,你教出来的好弟弟啊。”

  天玄掌教冷冷开口,面容阴沉到都可以滴出水来。

  “掌教,是我没有做好,但恳求掌教高抬贵手,放过我弟。”

  长青低着头,他也郁闷的吐血,谁能知道,随随便便欺负的两个人,居然这么有来头,来自禁区啊。

  “你求我有何用?你要求的是这位尊上。”

  天玄掌教气的浑身发抖,他指着陆长生,这般说道。

  “恳求尊上,饶我弟弟一命,他已经被废修为,在将他罚去做苦役三万年,希望能够平息尊上之怒火。”

  长青跪在地上,看向陆长生,这般说道。

  只是,陆长生摇了摇头,他看向天玄掌教,面容平静无比道。

  “戏演够了吗?”

  声音响起,一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,天玄掌教也神色一变。

  不明白陆长生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从我来到天玄仙宗,到现在为止,已经过了两个时辰,整整两个时辰,我那位故人,到现在你们还没有放出来,反倒是在这里装模作样。”

  陆长生冷冷开口。

  刹那间天玄掌教立刻开口道:“请尊上恕罪,情急之下,一时忘记了,来人,快快去把尊上故人迎来。”

  天玄掌教冷汗直流,陆长生说的没错,他是来救故人的,而不是在这里看他们逢场作戏,自然而然理亏。

  很快,没过多长时间,一个浑身是伤的中年男子,坐在玉辇当中,被送了过来。

  “圣主!”

  王长老下意识喊了一声,他看向紫青圣主,后者浑身是伤,血肉模糊,受雷击之罚,痛不欲生,而且这种雷罚,不会致命,但却会让你饱受折磨。

  紫青圣主,在这里受了几十年的苦楚折磨,早已经不成人样了。

  “王立。”

  紫青圣主显得有一些有气无力地看向王长老,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。

  “圣主,是长生来了。”

  王长老神石传音,告知紫青圣主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长生?

  紫青圣主神色一变,而后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陆长生,虽然陆长生遮盖了面容,但他也能一眼看出,这就是陆长生。

  “圣主,安心养伤。”

  陆长生开口,随后一道清泉出现,洒落在紫青圣主身上。

  这是天渊神山当中的圣泉,弥漫着浓浓地生命气息,虽然只有一道圣泉,但足以让紫青圣主恢复伤势,多了的话,反而会虚不胜补。

  “尊上,这件事情,是我管教无方,也是长空不懂人情世故,为了表达歉意,天玄仙宗,愿意赠送一件仙尊器,当做补偿,赠予您的故人,还望尊上息怒。”

  看到这一幕,天玄掌教开口,他主动示弱,放下身段,也希望陆长生能够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  然而。

  陆长生却摇了摇头。

  他目光注视着天玄掌教,缓缓开口道。

  “一件仙尊器,就想把这件事情,就想要了结这段因果吗?”

  陆长生开口,什么仙尊器不仙尊器,他丝毫都看不上。

  “那!三件?”天玄掌教咬了咬牙,似乎做出最大的让步。

  “呵!”

  陆长生轻笑了一声,眼神之中,充满着冷意。

  “那,尊上的意思,到底是什么?”

  天玄掌教开口,他心中也有一些愠怒了,可想到陆长生来自天渊神山,也只能忍住了。

  “很简单,但凡参与此事者,全部杀无赦!包括他们十人。”

  “天玄仙宗,闭关万年,所有弟子,无论长老与真传,每月受天地雷法一次!”

  陆长生缓缓开口,提出了一个,天玄仙宗根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。

  刹那间,众人再次震惊了,不敢相信陆长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  “尊上,我知道您心中有气,但我们也愿意给予赔偿,这件事情,是长青与长空做的不对,可您的要求,未免有一些.......过分了吧?”

  天玄掌教开口,他畏惧陆长生,但不是怕陆长生的修为,而是因为陆长生来自天渊神山。

  他敬畏的是天渊神山。

  但,陆长生的要求,实在是太过于过分。

  甚至说,陆长生要杀了长青和长空,他也能理解,可这种要求,实在是太过分了。

  所有参与者,杀无赦!

  天玄仙宗,封锁万年,所有弟子不得出山,还要每月去天雷崖遭雷击之罚。

  这已经是奇耻大辱了,若真这样做,天玄仙宗,日后还要不要在仙界立足了?

  “我已经给过你们两次机会了。”

  “第一次,我上山咨询此事,那时我已经想好,若是这当中的确有什么误会,我会赔偿到你们天玄仙宗满意为止,可若是你们天玄仙宗仗势欺人,只要将涉事者交出来,冤有头,债有主,天经地义。”

  “然而你们天玄仙宗,不理不睬,更是给了我公道二字,告诉我,这就是公道。”

  “第二次,我给了你们足够的机会,你们迟迟不放人,在这里装模作样,如跳梁小丑一般。”

  “现在是第三次,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,所有参与这件事情者,杀无赦。”

  “天玄仙宗,自锁宗门一万年,门下弟子,上至掌教,下至外门弟子,皆去领罚。”

  “否则!”

  陆长生说到这里时,稍稍停顿了一番。

  紧接着缓缓开口道。

  “除名仙界!”

  四个字落下。

  石破天惊。

  震撼在场每一位人。

  陆长生,简直是太霸道了,霸道到令人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  除名仙界。

  天玄仙宗,乃是南仙界赫赫有名的仙门,虽不是仙界十大圣地,可也算得上是无上仙宗了。

  有一位仙王镇守。

  说除名就除名?

  这怎么可能?

  “尊上!您来自天渊神山,尊贵无比,可......我宗也有一位活着的仙王,长青的来历也不小,化干戈为玉帛,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  天玄掌教神色微微一变,这般说道。

  然而,陆长生却摇了摇头道。

  “第三次机会,你已经浪费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。

  刹那间,绝世大阵复苏,日月震颤,恐怖的天威,弥漫百万里山河。

  恐怖的气息,笼罩整个天玄仙宗。

  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